发起众筹
意见反馈
有什么不好用的地方,请告诉我们,我们会努力做的更好!
您的联系方式,电话/qq/邮箱(选填)

请输入意见反馈内容!

发送私信

收件人:范思朦

你想向TA说些什么呢~(最多300字)

不务正业的诗人 范思朦 关于一个生命的《最后的信仰》

发起人 范思朦 联系我
  • 微信
  • QQ空间
  • 新浪微博
31

122支持数

¥15,130已筹款

101%

成功结束 目标筹资¥15,000
  • 项目详情
  • 项目更新(10
  • 评论(40
  • 支持记录(122
不务正业的诗人  范思朦  关于一个生命的《最后的信仰》 (生活,人文社科,诗生活,信仰,生命)

范思朦是谁

范思朦,原名范虎。


甲:80年代生,属虎,名字来源属相。

乙:四川绵竹市富新镇是永远的故乡。

丙:曾在上崇村小学、富新镇小学、绵竹城北中学、四川农业大学读书。

丁:关于专业,唬人模式就说是学动物遗传育种,攻读了农业推广硕士,正常模式直接说畜牧专业。

戊:身份:儿子、父亲,学生、朋友,畜牧技术人员、乡镇干部、地方志工作者,诗人。身份证就免了吧。

己:中国民主同盟盟员。

庚:南充市作家协会会员,营山县作家协会副主席。

辛:县政协委员。

壬:居南充,与诗歌若即若离。

癸:fansimeng@vip.qq.com。

《最后的信仰》是一本怎么样的书

《最后的信仰》是范思朦的个人诗集。分为《如是集》《最后的信仰》《拥抱的温暖》《春槐无雪》《梨花短歌》五辑,收录范思朦创作的诗歌一百余首。诗歌关乎理想,也关乎当下,有村庄、爱情、生活、信仰、个体,作者所有的成长经历和思维变幻都在诗歌中表达,也折射出其他所有人共同的追寻。

全书272页,24开,由团结出版社出版。

不务正业的诗人  范思朦  关于一个生命的《最后的信仰》 (生活,人文社科,诗生活,信仰,生命)

川农大男神潘坤给《最后的信仰》写的序

诗意地栖居于大地

——《最后的信仰》之序言

潘坤

海德格尔说,人,是诗意地栖居。这些天,一个叫阿尔法狗的机器人连续战胜世界著名围棋棋手的新闻报道铺天盖地,其间总有些二货起哄说人类被机器人取代和统治的时代已为时不远,面对这幕闹剧,我脑子里不断浮现的只有这句话。

人的标志性规定不是理性,的确,人有理性,所以人运用理性去范畴化地思维界定若干事物,但人犯了一个严重的错误,就是由此误以为对人自身也可以做同样地理性规定,这便是形而上学所有错误的根源!在此之后,大牛人马克思说人在本质上是一切社会关系的总和,大狂人海德格尔说人是人所牵挂和卷入的世界,大病人拉康说人是自以为是将军的奴隶,其实,他们都在喃喃地告诉世人,人是空无,不是一个理性可以规定的实体范畴。

当然,人在许多领域的理性能力都上比不过冰冷的计算机,甚至冰冷的计算器。(我上小学时就把计算机和计算器傻傻分不清楚,这也印证了当年的我作为人的理性能力的孱弱。)不过,当我告诉我一位以计算机谋生的朋友,人不是被异己于自身的机器人战胜了,因为人和机器人的区别不在理性层面上时,他的冥顽不灵最终让我咆哮地质问他:“阿尔法狗有他妈的幽默感吗?”当然,它没有!因为幽默属于诗意,而诗意是理性的对抗者!

所以,我不能想象计算机能编程出真正的诗歌,那份轻盈和灵性,骄傲和脆弱,敏感和痛感是人性的全部根底所在,无论你身处何时何地,纵然世界万般操蛋,她支撑着你。《北京人在纽约》里,姜文饰演了一个去纽约的北京小提琴手,他在丢了工作,跑了老婆之后,勇猛无耻地奋起,最终成为富裕资本家,发达后的他花大价钱请了一个交响乐团陪他在空旷无人的大厅里演奏,一曲终了,他恨恨地说,这些年,无论我什么样子,我都告诉我自己我是一个艺术家,我他妈是一个艺术家。艺术,这也是诗意!她支撑姜文对抗着财富、阶层等现代社会的种种理性秩序。

范虎读书时尤喜写诗,他学的是动物科学专业,当年常被我嘲笑为杀猪派诗人,他出身绵竹农村,毕业后去了营山农村,离校时在车上朝我们喊了一句“川农大再没有诗人了”,后来他回校混了个硕士文凭,叫农业推广硕士。他为人诚恳朴实,一脸厚道,甚至于近年开始无所顾忌地发福。他所有的所有,都很贴近大地,也如大地般沉淀沉稳沉着,但他的诗却写的轻盈、透明、晶莹,甚至有时候还有空灵的诗,微吟的诗,和长啸的诗,他甚至取了一个诗名,叫范思朦,总之,他诗意地栖居于大地之上。

那一年,我还是个酒徒,在一个醉意盎然的晚上,和一帮令人难忘的朋友合谋将范虎灌醉,我们逼他现场赋诗,他在醺醉朦胧中颓然嘟囔:“再也没有那些事,再也没有那些诗”。

不知道为什么,彼时彼景,斯人斯语,我一直觉得那是一首好诗。你不以为然?随球你的便!诗的好坏有理性的标准吗?在电影《死亡诗社》里,罗宾威廉姆斯扮演的老师在第一课就带领学生把诗歌的评判标准的数轴图给撕个粉碎。为什么?因为在四季变化更替的大地上,人在诗意地栖居。

你还是不懂?那就读读范虎的这本诗集吧!

我为什么要出版这本书?

这本书的名字其实是选自郑钧《私奔》里面的歌词——“在欲望的城市 你就是我最后的信仰”。之所以选择这么一个名字,就是来说明诗歌,已经成为了一种信仰,成为生活中的一种必需。

但是我不是那种没有诗歌就要死的人,我也不是把诗歌放在神坛上故弄玄虚的人,因为我认为,每一个人都是诗人,每一个人都有自己的信仰,正确也罢,偏执也好,这就是每一个人的选择,每一个选择都值得尊敬和捍卫。

关于诗歌,我其实也没有更多的话语,我是一个不务正业的诗人。每个人都在用自己的生命写诗,有时候是一句感叹,有时候是一串泪珠,有时候是心中说不出的许多话,有时候是嘴角向上的微笑,在我眼中,这些都是诗歌。只是,我,或者其他写诗的人,是用语言将我们所感知的一切表达了出来而已。

但是我这么说,似乎有点偏题。

当我将这本书的目录选完的时候,惊然发现这一百多首诗歌的时间跨度居然是十年。陈奕迅的《十年》已经被我们唱烂了。他的歌词

“十年之前

我不认识你你不属于我

我们还是一样陪在一个陌生人左右

走过渐渐熟悉的街头

十年之后

我们是朋友还可以问候

只是那种温柔再也找不到拥抱的理由”

到今天依然让我泪流满面。十年的时间可以改变一个人,我从一个学生到机关单位工作了7年;从一个儿子变成一个4岁女孩的父亲;从一个娇小的少年变成一个有些发福的大叔。这一切,都是我诗歌中应该承载和纪念的。

但是,十年的时间,有许多东西还是不变,我依旧是我,我还是那个当年离校的时候说“川农大再也没有诗人”的无畏青年,我依旧是那个名字叫做范思朦的人,我依旧是那么多朋友的朋友,依旧是父亲的儿子,依旧是工作上的爱岗青年。

这一切的改变和不改变,都是我十年的坚持。我要为我十年的坚持画上一个句号,为我未来若干年的坚持打上一个逗号。

于是,我决定借着信仰的名义,出版一本关于信仰的诗集。

不务正业的诗人  范思朦  关于一个生命的《最后的信仰》 (生活,人文社科,诗生活,信仰,生命)

《最后的信仰》文章选登

1、秋天的臆想


最多,也就将理想夸大其词

我妩媚地存在,与季节背道而驰

在汉字里拟态

等待一阵秋风

将我公正地审判

我回到干净的陆地中

生长,生息,漫无目的

要赶在苍老之前

抓住尚未降温的善良


一年四季,只有在秋天

才想起那些迁徙的悲剧

失语、狂躁、坐立不安

鸿毛浮于水,我站在城墙上

等月圆,等轮回,等一个盖世英雄

打败一切的假想敌

不为拯救我

只为睡梦中的你

藏身于落英缤纷的小船

伪装成秋天的过客

回到那时年少的华年


那么,下一个秋天来临的时候

我在什么地方流浪

有一身多么滑稽的服饰

来衬托秋天的义正词严

雨声、乌云,你的脸色

给未曾安眠的人们

一百种担忧

不知还能否轻易听见鸟飞过

它们窃窃私语

仿佛揭示了我们生死未卜的命运

——————————————————————————————————




2、倒退

有风,让我不能停歇

一直走,走到虚构的尽头

或缓慢,或急促,或静止

佯装白云,一动不动

从丰满走向枯萎

难以逃避的命题

我和同行的壮士

都终将瘦成一具躯壳


让不会言语的小生灵

来拯救远方的月亮吧

用乳牙咬醒生锈的耳朵

用充满幻想的手

带领我数一次闪耀的繁星

有时,我也能发出最原始的声音

我哭,我笑,都是一种反抗


————————————————————————————————————————



3、透明的情怀

从诗意往上,到达盎然,在喝酒的时候

我们都能一起想到透明的春天

后来从醉到清醒,呼吸,谈论,抽口烟

飘起来,没有束缚,像风一样自由,飞

梧桐树。川农大陈旧的屋顶。校训。仪态万方


模糊,从距离到时间,黑洞吞噬一切要忘记的

不容抗拒。能记住的只有光芒。太阳

夜晚没有原则,掩盖了许多真相,唱一首

回到唐朝。能否回到更远,上溯,逆流

抗争。不遍体鳞伤,只独自大哭一场


无法描述你本就陌生的容颜,不必。也没有

素描的呆板功底。世道沧桑。没有固定的模样

穷则独善其身。让残存的根抓住大地

留住蜕化的尾巴。支撑。站立。我们密谋

一场正义的战争。杀死自己,让另一个自己代替


还能听见、善意、孤独、沉默的王,或者牺牲

从道德回到混沌,我们都将阵亡。你匍匐,前行

乔装。一个人,两个人,三人行

复活,将透明的心脏,打包,装满骄傲的情怀

我叫出你的名字,不默念,看你走在苍茫大地


大地上若干叫不出名字的。粮食。载不动五月的饥饿

我无能无力,也没有办法让风停止吹

在苦难来临的时候,去关怀大地,关怀遗弃的动物

关怀明媚、丰收,下一个英雄的诞生

用诗意盎然的身躯。抽烟时稍稍抬起的眼睛

——————————————————————————————



4、这是真正的散场


这是真正的散场,没有人离去,也没有人忧伤

阳光静好。风。云散去。树期待一场大雨。

想要留下的繁华,将根努力地向下

向下。缺乏信仰。


一眼就将这个春天看穿,但琢磨不透

深藏在蒲公英中的秘密。飞舞。降落。或者静止

那些与我有关的。不停息,随着时间疯长

噪声一下子就淹没了雨后稀松的足音


随机抽样。选择就变得十分神圣。默念十个数

倒数计时,用我贴身的怀表吧

和虚无对话,暴露朕可怜的身份。冥想

空。空空。道可道。


应该去准备过冬的粮食了。酸甜苦辣

历史。未来。现在。都和咸菜一起吞进肚子

如果一个人能陪我喝酒,在醉的边缘

小心提着鞋,衔枚而行,不跌落山崖


——————————————————————————————————————


5、一些面具挂在树枝上


趁天黑,构想一片风吹不动的森林

若干个达尔文,适者生存、弱肉强食

月亮还未到达霜降的时节

中国的南方都铺满白雪

不同的骄傲迎面而来,我们本是可怜的物种

不知道是因为哪一种寒冷

让他们养成了冬眠的习惯,不习惯肢体语言发出的温暖

人间的笑容一下子被剥光衣服,站在众人面前

仿佛我们已经习惯了这个秋风乍起的世界

不因为爱,不因为恨,不因为缠绵

只留一种呆板的形状,在固定的位置

我在格子里行走坐卧,戴着笨重的面具

不务正业的诗人  范思朦  关于一个生命的《最后的信仰》 (生活,人文社科,诗生活,信仰,生命)

可能存在的风险

本书由团结出版社出版,签订了正式出版协议,目前已经进入设计阶段,预计6月份上市,不具备任何风险,希望您能支持.

关于书的一点小插曲

在编辑的过程中,我想干一点有意思的事情

编辑部给我设计的书内页的水印都是网上找的素材,我觉得应该弄特殊一点。机缘巧合,我在一个老乡qq群里认识了西华师范大学的刘代丽同学,她欣然决定帮我画插图。十分感谢。

重点在这里:

我们之前有一个交流,她不是专门的美术学生,而她们学校有美术学院,她问我为什么不找美术专业的学生画。我说我不是专业写诗的,我找的写序的也不是搞文学的(他是学政治的),插图要是找一个专业的画就会破坏整体感觉。

我其实有个态度,写诗就是玩儿。既然大家都不是专业的,所以我们还是就这么处理吧。

但是我们都是真诚的。

不务正业的诗人  范思朦  关于一个生命的《最后的信仰》 (生活,人文社科,诗生活,信仰,生命) 不务正业的诗人  范思朦  关于一个生命的《最后的信仰》 (生活,人文社科,诗生活,信仰,生命) 不务正业的诗人  范思朦  关于一个生命的《最后的信仰》 (生活,人文社科,诗生活,信仰,生命) 不务正业的诗人  范思朦  关于一个生命的《最后的信仰》 (生活,人文社科,诗生活,信仰,生命) 不务正业的诗人  范思朦  关于一个生命的《最后的信仰》 (生活,人文社科,诗生活,信仰,生命)

支持记录

订单序号 支持者 支持项 数量(122) 支持时间

¥15,130

已筹款

122

支持数

成功结束

项目状态

立即支持
风险说明
  1. 众筹不是商品交易。支持者根据自己的判断选择、支持众筹项目,与发起人共同实现梦想并获得发起人承诺的回报,众 筹存在一定风险。
  2. 众筹网平台只提供平台网络空间、技术服务和支持等中介服务。作为居间方,并不是发起人或支持者中的任何一方,众 筹仅存在于发起人和支持者之间,使用众筹平台产生的法律后果由发起人与支持者自行承担。
  3. 众筹项目的回报发放、发票开具及其他后续服务事项均由发起人负责。如果发生发起人无法发放回报、延迟发放回报、 不提供回报后续服务等情形,您需要直接和发起人协商解决,众筹网对此不承担任何责任。
  4. 由于发起人能力和经验不足、市场风险、法律风险等各种因素,众筹可能失败。众筹期限内未达到目标筹资额失败的项 目,您支持的款项会全部原路退还给您;其他情况下,您需要直接和发起人协商解决,众筹网对此不承担任何责任。
  5. 支持纯抽奖档位、无私支持档位,一旦支付成功将不予退款,众筹失败的除外。
热门推荐
天下第一楷书《九成宫…

已筹资:¥141,863(355%)

剩余时间:10天

《罗广才诗选》 罗广…

已筹资:¥67,152(114%)

剩余时间:13天

抓住思维,搞定语法

已筹资:¥10,330(207%)

剩余时间:31天

【众筹扶贫 走进麻城…

已筹资:¥1,118(112%)

剩余时间:19天

将此项目分享给微信朋友或分享到朋友圈,让更多的朋友看到,为梦想接力。

微信扫描二维码加入我们

新手红包

每人限领一次

输入手机号领取
图文验证码

2

新手红包

已存入13661047的账户

提交

©2015 北京网信众筹网络科技有限公司 zhongchou.cn 版权所有 京ICP证150145号 | 出版物经营许可证编号新出发(京)批字第直140141号 | 京公网安备11010502034903号